您现在的位置:首页陶瓷文化 / 玉润釉色火出来——访宝光钧瓷坊坊主任明丽

玉润釉色火出来——访宝光钧瓷坊坊主任明丽

浏览次数: 日期:2015年9月21日 21:34

 “宝光”钧瓷,瓷如其名。一是釉厚,二是烧成温度高,最重要的是釉的玉质感特别强,应了书上的那句话,叫做“有异光”,这也许就是“宝光”的由来吧。“宝光”原本是地方国营禹县瓷厂生产钧瓷的商标。以“宝光”作为当代民营钧瓷企业的名称,想必任明丽与国营瓷厂有些渊源。以这个问题为起点,我开始了与任明丽的交谈。

    “我是神垕镇罗王村人,从小就在神垕干活,是在瓷器堆里长大的孩子。1983年进入国营瓷厂工作;1995年与人合伙烧制观音像,再后来合伙经营万宝钧窑;2002年创办宝光花盆厂,一年后开始烧制手拉坯钧瓷;2008年注册宝光钧瓷坊,主要烧制高温釉钧瓷,一直到现在。”

    任明丽是个相当直爽的人,又不善言辞,寥寥数语,就把30多年的钧瓷人生直白且不加修饰地告诉了我们。

    “您身居钧瓷行业几十年,其中的体会、感悟是什么?把您从事钧瓷艺术创作或经历的亮点谈一谈好吗?”和以往的访谈一样,我按惯例向受访者发问。

     任明丽似乎显的有些局促,回答不再那么流利,“我,我就是配釉,烧窑,其他的与大家干的活都一样。也就是烧火吧,我有自己的烧法。”稍顷,他恢复了直率的天性。“咱认识又不是一天两天了,我的情况你都了解,咱也不会像人家那样云里雾里地宣扬自己,你就按照你了解的直接写吧!”

    我笑了,因为听到这样的回答不是第一次了。

    认识任明丽很早,关注他大约是在2008年第五届钧瓷文化节上。当时,受许昌市文化界一位领导委托,我把文化节上获金奖作品拍照发到了指定的邮箱里。两天后,收到反馈回来的信息,许昌鄢陵籍的一位将军从几十件金奖作品中挑选了两件作品,一件是艺术“挂盘”,一件是“斗牛”,难得的是这两件作品都是宝光钧瓷坊送展的。收藏钧瓷,人们关注的都是大师,当时的任明丽既不是国大师,也不是省大师,文化节上的两件作品被共和国上将收藏,确实令我刮目相看。第五届钧瓷文化节过后,我特别留意宝光钧瓷坊,每次到神垕都去看看任明丽在做什么;了解宝光钧瓷坊是怎样发展的。的确,任明丽的所作所为与众不同,几年的时间,宝光钧瓷在高温釉钧瓷烧制中独树一帜,从一个不起眼的家庭作坊发展成为中等规模的现代钧瓷企业,宝光钧瓷火起来了!

    宝光钧瓷坊走的是纯市场化路线,既没有党政机关订制礼品,也没有人为的市场化操作和广告宣传,其商品流向主要是郑州、许昌、禹州等地钧瓷专营店和中低档的大众收藏。相对于一般的液化气钧窑产品而言,任明丽的作品价位是比较高的,从某种意义上说,宝光钧瓷坊的产品已经从商品上升到了艺术品的高度。

    选料精细,不计成本。任明丽在性格上粗犷直率,在企业管理上却细致入微。长期烧制钧瓷的经历,他深知原料的重要性,尤其是配釉原料,他都直接从产地购进。他说,钧瓷烧到今天,‘南山煤、西山釉,北山瓷土处处有’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加上禹州的矿产资源管理较严,一和土、西寺土、碗药石、高铝石已经很少见了。为得到上等好料,他与南召、宝丰、汝州及禹州鸠山、磨街、方山的原料供应商都成了好朋友,在原料商的带领下,他考察了本药、汝药、白长石、石英等原料的产地,从原矿石入手,把好原料第一关。对于一级原料,他从不计成本高低,其中本药每吨在1000元以上,黄长石在800元以上,与一般原料相比,价格高出2倍还多。正是严格的配釉原料选用,给玉润釉色的烧成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多次施釉,高温烧成。宝光钧瓷坊主打的就是原禹县钧瓷二厂的74#釉,其特点就是釉厚,烧成温度高,烧成范围窄。74#釉是新中国钧瓷恢复后的品牌釉种,曾多次在国家级评比中获奖,但从另一方面来说,其烧成难度也大。建窑伊始,任明丽就坚持烧74#釉,亲戚朋友都劝他烧成品率较高的花釉,他却说:“要烧就烧难烧的,越是不好烧,烧出来的东西才珍贵,咱就是要烧出自己的品牌,为咱神垕任氏争光。”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每件作品,他都多次施釉。浸釉后还要再刷三到四遍釉。当然,厚釉的结果除了液——液分相,产生钧瓷特有的乳光外,其不好的一面就是烧成稍有不慎,便会出现流釉,致使成品率大打折扣。玩钧瓷的人常说,越是流釉的(钧瓷)色(泽)越好看,就是这个道理。流釉与成色是一对矛盾,传统钧瓷烧制就是要调控、把握这对矛盾。74#釉是高温釉,烧成范围很窄,有时候上下相差3——5度都需要反复摸索操控技巧。去年年底,我陪任明丽烧过一窑,他的烧法确实与众不同。一般人烧窑,都是采用氧化火——还原火——中性火的烧成制度。而他采用的是氧化焰——弱还原——强还原的烧成制度。我问他,为什么不按常规的烧成制度。他说,我也说不出什么道理,这是烧了数不清的窑后摸索出来的,在我的窑里,只有这样才能烧出如玉的釉色。一天后开窑,我问他烧成情况。他不好意思地说,温度高了5度,流釉的多了,成品率还不到20%。一般情况下,任明丽烧窑的成品率在40%左右,这甚至比煤燃料、柴燃料窑的成品率还低,而一般液化气窑钧瓷的成品率在80%以上。“物以稀为贵”,这也是宝光钧瓷坊成品价格比普通窑口高,而产品却畅销不衰的原因之一吧。

    釉质玉润,意象万千。经过精细的选料、配釉以及难度颇高的烧成以后,剔除流釉,起泡等次品,玉润天成的宝光钧瓷使人赞叹不已。首先是玉质感,“似玉非玉胜似玉”、“白玉为魂艳不妖”,诸般赞誉都不为过。宝光钧瓷的每件成品都具强烈的玉质感,让人产生一触为快的欲望,柔滑如凝脂的感受使人爱不释手;其次是色彩丰富,赤、橙、黄、绿、青、蓝、紫,七彩斑斓。梅国建先生在《中国钧瓷釉色图典》中罗列的釉色均可在这里得以呈现,某些特殊的釉色即使对比国际通用的色谱也无法给出准确的描述,给人一种超乎自然的色彩享受,这也是钧瓷历千年不衰的原因之一吧;最后是窑变意象万千。有丰富的窑变色彩作铺垫,其釉色变化十分明显。高山松柏、瀑布流水、狮虎鹿象、日月星辰,自然万物尽可以在窑变意象中去体会、去感悟、去发现、去升华。近年来,任明丽多件作品因窑变釉画被诸多名人收藏。今年4月,在一件“一帆风顺”瓶中窑变出一只惟妙惟肖的生肖鼠,被北京军区空军参谋长方国俊少将收藏。方将军属相为十二生肖之首,可谓天人合一,颇具纪念意义。

    任明丽人缘很好,好朋好友。同行相遇好学习,同伴出游好开车,同学聚会好掏钱,人送绰号“好吃亏”。烧窑十几年,自然经验丰富。这几年神垕新上的窑口较多,而有经验的热工很少,朋友的窑口一有问题,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任明丽。到的窑口多了,他成了许多年轻热工的老师。慢慢的,“任氏宝光一把火”的名气越来越大,任明丽在烧窑中成名了。不过,说任明丽“好吃亏”只是他生活的一个方面,凡是与钧瓷相关的,他一点亏都不吃。有一次,他少见的对一位原料商大发脾气,几个人都劝不住。原因是这位宝丰的原料商把不同矿坑的长石掺在了一起,上碾粗碎前被他发现。他说:“宝丰的长石,带星点的烧蓝钧最好,致密润细、石面微黄的烧红钧最好,颗粒较大、石面微红的烧花釉最好,这是神垕窑口多年的烧制经验,把不同的长石掺在一起,啥也烧不好。”这朴实无华的语言,使任明丽对钧瓷配釉、烧成的领悟、掌控能力跃然纸上。从生活上的“好吃亏”到钧瓷上的不吃亏,似乎这位神垕任氏的传人参透了钧瓷的玄妙,或许是读懂了自己的钧瓷人生。

    宝光钧瓷坊的成功,除了社会的大繁荣外,家庭的和谐也是一个重要的方面。任明丽平时不在前台,她妻子孟彩红是营销主管。与任明丽不同,孟彩红早年经营钧瓷,生就一副好口才,是神垕有名的美女营销,对钧瓷文化及鉴赏理论了解较深,深谙官员、商人、文化人等不同层面的爱好与需求,常常把不同的作品推荐给不同的人群,从而卖出好价钱。两人各自独当一面,优势互补,是一对上佳的搭档。正是夫妻俩的共同努力,才有了宝光钧瓷坊今天的成就。如今,宝光钧瓷坊无论在企业规模、硬件设施还是技术和资金积累上都达到一定的水平,具备了进入中高端收藏人群的实力。他们谋划着提升工艺水平,加强品牌宣传,三五年内使企业再上一个新台阶。去年,他们与天津美院合作制作的钧瓷《天人合一》成为“第七届中国管理学年会”指定礼品,赠送给出席2012年会的党和国家领导人李岚清、成思危、徐匡迪等,受到国内诸多媒体的关注,在高校管理学界产生较大影响,成功迈出高端礼品营销的第一步。2013年伊始,宝光钧瓷坊改进日用瓷制作工艺,其钧瓷壶制作水准达到禹州瓷区高档壶水平,为日用瓷艺术化及高端营销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靠釉色火起来的宝光钧瓷坊,明天的道路会越来越宽广!

  (作者系中国收藏家协会会员,河南省陶瓷艺术大师)

所属类别: 陶瓷文化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