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陶瓷文化 / 创新源于深厚的积淀 ——吴氏瓷业研制钧瓷太师椅侧记

创新源于深厚的积淀 ——吴氏瓷业研制钧瓷太师椅侧记

浏览次数: 日期:2015年9月21日 21:34

  在禹州市钧瓷界,吴氏瓷业有限公司近两年因“吴氏大器”声名鹊起。这不仅仅是因为该公司能生产大件钧瓷,屡创纪录,还在于其大件作品器型规整,釉色莹润,窑变丰富,在钧瓷界独树一帜。 
    那么,吴氏瓷业有限公司的大件钧瓷到底有多大呢?记者告诉你一组数字:蟠龙瓶3.4米;活环瓶高2.6米,腹部直径1米;梅瓶高2米整;虎头瓶高1.7米;出戟尊高1.2米;大花缸口径0.9米、高1.1米……这些作品至今仍保持着钧瓷界的纪录。

    近日,记者欣闻吴氏瓷业有限公司经过一年的艰苦试验,成功研制出第一对钧瓷太师椅,便慕名赴神垕镇,就钧瓷太师椅的研制经过,采访了吴氏瓷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吴健大师。

    在吴氏瓷业有限公司的展厅里,记者看到了这对价值连城的钧瓷太师椅。当时在场的还有禹州市的一位资深钧瓷藏家王先生以及一位来自北京的藏家张先生。这对钧瓷太师椅高1.16米,宽0.72米,坐面宽0.6米。器物饰炉钧釉,窑变丰富,釉色沉稳、大气。椅子扶手头部雕刻了一对虎头。椅子后背雕刻的是二龙戏珠,两侧及前腿护板雕刻的是传统的吉祥图案,并采用了浮雕、镂空、阴刻阳刻等雕刻技法,从而使器物看起来古朴、端庄,高雅而灵动。王先生告诉记者,把钧瓷做成太师椅,不但是钧瓷在造型与实用性上的一次大胆创新,而且是钧瓷烧制工艺上的一次突破。尤其可贵的是该器物与传统的木质太师椅一样大,且品相完美。他还是第一次看到,非常喜欢。王先生说:“这对钧瓷太师椅不但保留了钧瓷的窑变特色以及陈设性,而且有坚固的实用性、传承性,具有极高的收藏价值。”来自北京的藏家张先生说:“我收藏有黄花梨木太师椅、红木太师椅,这对钧瓷太师椅与它们相比毫不逊色,而且不怕潮、不怕腐蚀,品质比木材更胜一筹。我今天就决定预订一对红釉色的钧瓷太师椅。”

    灵感——源于处处留心

    吴氏瓷业有限公司的大件钧瓷可谓“墙里开花墙外香”。近两年,该公司的大件珍品大多卖给了外地的藏家或公司。吴健创作钧瓷太师椅的灵感就来自于有一次他到北京送货。据吴建介绍,去年夏天,他给北京的一位客户送钧瓷大花瓶,时逢客户家里正在摆放新购的家具。整幢别墅的装修及购买家具的费用就有数千万元,仅一套黄花梨木太师椅就780多万元。他送去的钧瓷大花瓶虽然已经卖到36万元,在禹州市已属高价了,但还不到黄花梨木太师椅的零头。这让吴健心里很不舒服。

    当时,他突发奇想,古代就有“家有万贯,不如钧瓷一片”之说,时至今日,钧瓷在艺术品市场仍独具特色,如果做一对钧瓷太师椅其价值一定不菲,它不但经久耐用,不变形、不开裂,耐腐蚀、不怕潮。而且神奇的窑变能形成天然的纹饰与色彩,这是名贵木料不可比拟的。

    于是,他开始仔细观察这对黄花梨木太师椅的造型及雕刻的纹饰,并从各个角度拍下了照片。主人看出了吴健的心思,又带他到不同的楼层看了不同造型、不同木料的太师椅,并告诉吴健,只要他能烧制出钧瓷太师椅,就给他直接送过去,价钱好说。

    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炉香。吴建说:“我并不在意钧瓷太师椅能卖多少钱,我就想给钧瓷人争口气,在造型上进行一次大胆创新。”

     研制——过程十分艰辛

    做一对钧瓷太师椅,在钧瓷界乃至全国陶瓷界还没有先例。如何做,做成什么样子,没有经验可循,没有模具可参照。“万事开头难,再难也得上。”吴建说,“从去年秋天开始,我就在琢磨如何造型,钧瓷界有句行话叫‘生在成型,死在烧成’。只有先确定了造型,才能说烧成。经过全公司技术人员的反复论证,设计出了几套方案,有易有难。我决定,要做就做大的、雕刻最复杂的、烧成工艺最难的。只要最难的攻克了,其余就易如反掌。”

    经过一个多月的不懈努力,第一套模具制出来了。接下来就是分解成型、雕刻修饰,然后组装合成。但是,由于太师椅的上部坯体太厚、太重,往往刚组装到一起,4条腿就不堪重负,轰然倒地。怎样才能让这200公斤的坯体不倒呢?这件事着实困扰了吴健一段时间。在那段时间里,吴健抽烟抽得更凶了,时刻都在苦思冥想钧瓷太师椅成型的事儿。这时,他烧制钧瓷大花瓶的经验给他了灵感,他采取分体素烧,先上后下,分时组装,支撑烧制的方法解决了成型的问题。

    钧瓷异形件烧成最大的难题就在于各部分的收缩比是否一致,掌握不好各部位的收缩比,就烧不出品相完好的器物。好在吴氏瓷业有限公司烧制大件钧瓷经验丰富,而且吴健又是掌握各种原料收缩比的高手,烧成似乎不是什么难事。然而,欲速则不达,一窑接着一窑,出窑的太师椅不是开裂就是变形。无奈之下,只好砸了这对接着砸下一对,连续7窑都没有成功。

    对此,吴健似乎早有心理准备。他没有气馁,不断总结经验,再接再厉。功夫不负有心人。从今年春天开始,吴健烧制的钧瓷太师椅从每窑烧成一件开始,成品率逐渐增加。

    创新——源于深厚积淀

    吴健创新地烧制出钧瓷太师椅并不是偶然,而是源于深厚的积淀。吴健今年57岁,土生土长的神垕镇人,1975年高中毕业后就到镇办东风工艺美术瓷厂上班。在厂里,他虚心好学,吃苦耐劳,尊重领导、师傅,制瓷技艺提高很快。1978年春,当时在天津美术学院任教授的王嘉宾、王志江、王麦轩到神垕采风,被当时的镇领导范文典安排到东风工艺美术瓷厂创作。吴健有幸跟着3位教授学了几个月的造型、翻模具等技艺,从中学到了很多雕塑的基础知识。

    1988年初,吴健在家里建了一座小窑,开始烧制钧瓷菊花餐具。每窑能烧制400多套,一套卖8元左右,产品供不应求。其间,他还创新地烧制出鱼盘、彩瓷花盆等。至今,禹州人提起当年的菊花餐具、鱼盘还津津乐道。

    2005年秋,吴健修建了一个13立方米的钧窑,在神垕可以说是最大的。他告诉记者:“钧瓷今非昔比,无论从造型、釉色、工艺、烧制方法,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我现在重新做钧瓷,要想赶超别人,再用十年时间也排不到前几名。所以,我就另辟蹊径,从做大件钧瓷起步,力争在最短的时间内,步入一流钧瓷企业的行列。”谈起烧制大件钧瓷的经验,吴健说:“我烧过钧瓷、烧过铝矾土、烧过炻瓷,了解原料的化学成分。烧制大件钧瓷成型的关键是坯泥的塑性要好,黏土的水分也要调整好。比如,烧制大件钧瓷时易炸裂是硅铝的配比问题,窑变不好是施釉方法的问题等。”

    禁不住诱惑,记者小心翼翼地坐在了展厅里的一把钧瓷太师椅上,感觉稳当、舒适,尤其是在这个季节,感觉很凉爽和惬意,随意在椅子上晃动,丝毫感觉不到这把椅子是陶瓷做的,十分坚固。

    吴健告诉记者:“钧瓷太师椅现在只是初步成功,还需要在釉色和雕刻工艺上尽一步改进。我希望吴氏瓷业制作的钧瓷太师椅,其釉色要达到黄花梨木、红木的细腻和莹润,在雕刻工艺上要向木雕工艺看齐,在视觉效果上要超过木质太师椅,为此,我和员工们今后会更加努力,精益求精,不断创新。”

    从3.4米高的钧瓷蟠龙大花瓶到今天的钧瓷太师椅,吴健在不断创新中将大件钧瓷做到了极致。这种创新,将推动钧瓷艺术不断前行,创造新的辉煌。

所属类别: 陶瓷文化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