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弘宝讲堂 / 汝瓷的文化性格 ——王振芳 发表于《香港文汇报》

汝瓷的文化性格 ——王振芳 发表于《香港文汇报》

浏览次数: 日期:2017年1月6日 11:02

  如果说坯釉材料是陶瓷的躯体,那么文化则是陶瓷内在的灵魂,一个没有文化的民族,是一个悲哀的民族,一个没有文化内涵的陶瓷作品犹如一个没有灵魂的躯体。纵观上下五千年,每个时代都有其明显的文化特征,秦汉的雄浑强壮,魏晋的淡泊清幽,隋唐的繁荣富贵,宋元的精巧豪放,明清的优雅繁琐等,其各个时代的文化风格,在相应时期的陶瓷作品上有着显著的烙印。陶瓷作为一种文化的载体,它有着特别强烈的文化阐释性质。始于唐,兴盛于宋的汝瓷,从造型到釉色,都强烈的渲染着时代的风格,进而汝瓷也就从文化结构和意识形态上表现出了自身特有的文化性格。
  自然至上。宋代,自然审美成为世人追求的目的和精神寄托。中国人自古就认为大自然与人类命运是息息相关,不可分离,它是人类生命存在的物质基础和环境,宋代理学家邵雍认为:「学不究天人,不足谓之也」,意思是做学问的人必须研究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宋代艺术的创作原则是:「合于天造、厌于人意」。追求「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境界,在这种美学思潮的影响下,汝瓷一反唐代雍容华贵之风,追求一种真实、自然的艺术境界。从汝瓷「青如天、面如玉、蝉翼纹、晨星稀、芝麻支钉釉满足」的典型特征看,釉色如青天一样纯净,质感如玉石一样温润,开片如蝉翼一样自然,气泡如晨星闪烁一样美丽,就连支钉也如芝麻花一般自然美丽,这种崇尚自然、回归自然的风格,一览无余。宋人曾感叹:「天地有大美」,汝瓷的月白,豆绿釉也都是自然之美的艺术折射,单釉色的沉静,使我们体验到了直觉之美。
  汝瓷在造型上也充分体现了自然之美的审美特征,老子云:「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汝瓷在造型设计上充分体现了效法自然、观物取象的原则,从简洁大气的莲花碗、荷叶口瓶、莲瓣炉造型处处与自然关联,充分展示了亲近自然,天人合一的理念。另外,青釉刻花鹿纹盘,天蓝釉刻花鹅颈瓶,这些装饰图案,也都是自然之美的自然流露。
  理性至上。宋时讲究「以理观物」,「穷理」来探讨自然现象和社会背后的本质,从而更理性地认识事物。认识事物,不能停留在表象上,更要研究其内在的规律与哲理,如以莲花碗做温酒器,王公贵族相聚饮酒品茗,莲花的道教神韵于饮酒品茗间,承人生之味、自然之美与人间之道,竟在这举手之间相融。
  汝瓷的简洁与洗练的造型充分体现了理性的特征,汝瓷造型的素面居多,体现了儒家思想中以素为质,以素为本的思想。《易.系辞》提出:「易则易知,简则易从……易简而天下之理得矣」,可见汝瓷延续了中国传统的审美思想,形成了鲜明特征的理性之美。汝瓷作品中,个个不刻意装饰,以最简的流线设计,体现了简约与平淡、洗练与清逸,以简约的造型,阐释了含蓄与内敛的理性的哲学思想。汝瓷造型的显著文化特征,就是用最简单的形式,表达出了最复杂的美。
  淡雅至上。绚烂之极,归于平淡。汝瓷造型,不事张扬,不重华贵,淡雅中透着王者之气,汝瓷弦纹尊,以三道弦纹装饰,极度简洁,不加任何多余的纹理,只是利用釉的自然流动,显示出三道「出筋」的效果,淡雅而不单调,使人感觉到平淡却非一般意义上的平淡,而是从华丽中走来,是绚烂之极后的平淡。姚勉在《汪古淡诗集》中说:「淡之味,则有余而无穷也」,「惟古则淡,惟淡则古」,说明淡雅是汝瓷至高的艺术追求。汝瓷深腹碗,器底精致而规整,外形流线顺畅而饱满,似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的佛。主人之淡然,于把玩间流露,人生之路,虽充满故事,然回首时,却只留下淡然一笑。
  纯艺术、纯审美的汝瓷,成就了宋时主流文化追求平淡的艺术风格和自然的人生境界。在经济全球化,竞争日益激烈,人的生存环境日益恶劣的今天,人们的性格、心理普遍脆弱而易受伤害,他们在喧嚣的闹市中,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多么渴望寻求一种淡定、轻松的心灵家园,汝瓷的自然、理性与淡雅,也许就是他们的渴望。
  (作者:中国陶瓷工艺大师王振芳)

所属类别: 弘宝讲堂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